彌散衁瓔,暗中生光。

灣家人,繁體字不解釋。
專啃冷門番為糧,歡迎同好交流。
雖然有時也會回歸世界一下(?
偶爾po小段子偶爾放cos照,無固定運轉模式。

近期觀看:神之謎題、Servamp、VG、時之歌、陰陽師、Magi、Bloody+Mary

盧克‧盤城‧crossfield我宣你!!!

請多指教。

【驅少/神亞】我們的點點滴滴

※漫畫衍生。

※神田第一人稱視角。

※ooc ooc ooc!(我都說到累了)





01.

「神田,我也要留下來!」你這麼說著,希望留下來跟我一起打敗諾亞。

笨蛋呀你,果然是顆營養過剩的白痴豆芽菜,我就是不想讓你受傷才叫你先走的!!死豆芽菜!

「六幻,發動。」死豆芽菜,這是你逼我的。

「等一下,神田?!」

「罪厄招來,界蟲一幻!」我拿起六幻,一揮,蟲型的劍氣呼嘯而出,而你,也只能被迫的逃命去。

「神田大笨蛋!」收回劍氣,你跟拉比同時對著我大罵,指正我剛剛的行為很危險。

「唉~」不得不承認,其實你剛逃跑的樣子還蠻可愛的,但為了掩飾我想笑的衝動,我只能嘆氣。

「啊,他還在嘆氣耶!要嘆氣的是我們才對吧!」你又跟拉比異口同聲的罵我,看來,你對我做的行為真的很不滿。

「不管了啦!神田什麼的隨他去啦!」被我氣死的你轉身離去,打開下一道門,我知道,你不願意這樣做,我也知道,這是我逼你的,所以,安心的去吧,豆芽菜。

確認你已經走到我看不到的地方後,我轉過身,重新發動六幻。「讓你久等了。」面對眼前的諾亞,我的戰鬥,開始了。


02.

「那些傢伙,會生氣吧。」費了好大的工夫,我贏了這場勝負,但我卻還是無法去找你。

靜靜的看著我所在的空間逐漸崩壞,我也要消失了,可是,我好想見你呀,亞連。


03.

「阿優你這個面癱!」不知道為什麼,我又回來了,好不容易找到出口,卻在打開門時聽到某隻不要命的死兔子叫著我的名子,我氣憤的一腳踹開門。

「你膽子挺大的嘛,笨蛋兔子。」死兔子,不是跟你講過很多次了,不准喊我的名子。

要不是六幻碎了,你現在早就被我碎屍萬段了。

接下來,你竟然還不怕死的說出那個名詞。

「喂──快點滾出來!豆芽菜!」竟敢在我面前喊出只屬於我對他取的暱稱,死兔子,這筆帳我記住了,等到六幻修好,我第一個拿你來〝練刀〞。

不過,我真的很想見你,你在哪裡?豆芽菜。

〝你叫誰豆芽菜呀!笨蛋拉比!〞在我急忙找你的時候,你的聲音還真的出現了,從空中。

「嘖!豆芽菜的聲音從空中傳來......」提出疑問順便宣示我的主導權,現在,只等你的回應。

〝我叫亞連!笨神田!〞還是沒變呀,你那堅持我叫你名子的話語,能再見面,太好了。


04.

「優,你的身體沒事嗎?」在只有我們倆的房間哩,你叫著我的名字,溫柔的問向我。

「不是都說沒事了,豆芽菜的頭腦不好喔。」敲了敲你那愚笨的頭腦,回答你那無意義的問題。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因為跟那個諾亞隊戰的關係,導致我消耗了很多生命,說不定我明天就會死,但是,就算這樣,我還是會愛你。

「唔~人家是真的擔心你嘛~」你越說越激動,甚至還......還哭了!!

「嗚......嗚嗚...嗚...」有沒有這麼誇張,只不過是多消耗了一點生命,你就哭成這樣,那假如我死了......死?

想了想,我大概知道你哭的理由了,用行動代替言語,我輕輕的吻去你眼角的淚水,希望你能停止哭泣。

那時的我們或許都無法想到,我離開你的那一天。


05.

「神田!」在戰亂之中,你用你那溫柔的語氣叫著我的姓。

我轉頭看向你,你繼續說下去。

「蕾妮之前說過,能救阿爾瑪的人只有神田而已。」

「我也這麼認為!」我知道,我當然知道,所以,收起你那欠打的笑容吧,豆芽菜。

我看向你,下定了決心。「......謝謝你,亞連‧沃克!」我履行了承諾呢,亞連。

「都是因為你,我們才能得救。」真的很謝謝你,這次,我不會再做錯了。

通過方舟的門,我跟阿爾瑪來到了古代都市馬帝爾,也就是我們倆首次出任務的地方。

想了想,我或許有點體會你當時堅持要那個人偶唱完歌的原因了。

我現在,也想跟你過完僅剩的生活啊。


06.

為了你,要我付出性命我都在所不惜。

『優。』

「混帳傢伙......你為什麼要回來?」

「你明明......已經......可以...獲得自由了不是嗎...?」看來跟別人相處太久,也是會被的影響的呢,我可不知道你以前這麼愛哭,瑪利。

嘴角輕輕上揚。「怎麼不是說聲『歡迎回來』呀?」我回來了,豆芽菜。

「『無論發生什麼事,我仍然是驅魔師』嗎......很像那傢伙會說的話。」來到教團的亞洲分部,利娜莉就把豆芽菜離開前說的最後一句話告訴我。

教團的人看來是完全把他當成叛徒了,順便也把我定義為死人。

「教團已經傾盡全力搜索,但還是完全找不到他。」利娜莉則不顧四周的吵雜聲,繼續跟我說明豆芽菜的下落。

果然,論起藏匿功力,除了你的師父外,沒有人可以勝過你吧。

抓了抓脖子,轉頭看了一下利娜莉,我才驚覺一件事。

「怎、怎麼了?」

「......總覺得妳似乎變醜了。」道出剛發現的事實,妳火大的想一腳踹飛我,卻被瑪利給阻止。

「臉腫成『這副德性』,一定又是偷偷躲起來哭過了吧。」是為了豆芽菜,沒錯吧?從以前妳就是這樣呢,把同伴視為自己的家人看待。

無視利娜莉對我的大罵,我繼續向前走。

推開門。「神田......」有沒有人說你這樣子很蠢呀,科穆伊。

不過......「你在做什麼?」敢亂摸我身體,你膽子變大了嘛。

被摸時邊聽你的理由,原來是師父的INNOCENCE才讓你做出這種找死的行為,不過我想,現在這種狀況,師父應該也不會再亂用能力了,以防萬一,等下還是去提醒一下好了。

再繼續往深處走,又有一個人讓我不得不稍微聽一下他說的話,雖然我真的很不想。

「阿爾瑪=卡爾瑪死了吧?遺體呢?他沉睡在何處?」連續問出的三個問題都是有關阿爾瑪的,死後腦禿,你就不能安靜點嗎。

不爽的將眼神飄向你那邊。「我跟你無話可說,我並沒有原諒教團。」此話道出,剛推開門的利娜莉跟科穆伊都稍微恍神了,也對,既然還沒原諒,那我又回來做什麼。

在我拉開布簾時,那個死後腦禿又開口了。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要回來?」

「難得亞連‧沃克就算得背負背叛者的罪名,也要將你們藏起來的......」不用你說我當然知道,我不該回來,連教團都還沒原諒的我根本沒有理由回來。

算了,反正有朝一日你們就會明白的。

完全走進布簾後,那個懦弱的分部長哭著跟躺在床上的人說我來了。

躺在床上的人緊抱著已長出鐵銹的六幻,像是死了都不要放開它。

然後,那個人緩緩開口。「你為什麼......要回來......」朱爺,怎麼連你也跟他們問一樣的話。

「在與阿爾瑪...那孩子的戰鬥中......你的身體已經......」

「你自己也很清楚吧......」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篤定我回來是來找死的。

沒有回應朱爺的話,他又自行說下去了。

「是我的錯!」

「教團......以聖戰的大義名分所進行的...增加使徒的人體實驗...指揮這一切...開始這段禁忌歷史的人......就是我朱‧明‧張......」

「從前的我......執著於在中央廳的權力......既傲慢...又殘酷...」

「為了張家的地位......使得許多人受苦......朵依他們不過是繼承了我所開始的過錯罷了......」

「都是我......真正罪孽深重的惡魔......是我...!」說來說去還不都是同一件事嗎?朱爺,你死命的都要承認,我跟阿爾瑪的悲劇是你的錯。

既然如此...「那麼,你也下地獄去吧。」輕輕的撫上六幻。

「醒來吧,六幻!」準備去找那隻下落不明的豆芽菜吧。

果然是陪伴我多年的武器,當我一聲令下,它馬上就改變型態了。

「變、變成結晶型了!」而那就是裝備型的進化,結晶型。

跟我想像中的一樣,接下只要把它融入體內就行了。

可是,像這種關鍵時刻一定會有人來阻止,這就是少年漫畫不成文的規定。((亞:原來神田會吐槽?!  作:不好意思我把他寫崩了)

「等等!神田!」〝啪〞一個響亮的拍掌聲,代表我結晶化的六幻被打扁了,始作俑者就是另一個結晶型的驅魔師,利娜莉。

不過說實話,我還真的被嚇到了。

緊壓著我的六幻,利娜莉氣喘吁吁的繼續說:「這樣好嗎?神田......你被教團束縛住的時間遠比我們長上很多很多,不是嗎?」

「搞不好...你會再也無法離開奪走你的過去...與心愛的人的教團...也、也說不定......」

「你好不容易.....才獲得自由呀......」妳這女人,平常一副傻呼呼的,卻總是會說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話呀。

不用重複這麼多遍,我知道我在做什麼。

可是,只要是為了那隻豆芽菜,我都心甘情願。

教團的確從我這奪走了許多對我來說重要的東西,但是,它卻也給我一個誰都無法取代的重要事物。

所以,已經夠了,這樣,就夠了。

「唉─都變成液體了。」扳開利娜莉的手,看到變成液體的六幻,我不免嘆了口氣。

「別生氣喔。」在做出下一個動作之前,我先警告了一下利娜莉。

接著,很明顯的,妳和妳哥及那個沒用的分部長都嚇到了。

喝下利娜莉手心的液態INNOCENCE,邊拉開袖子邊表明道:「我已經自由了。」

「因此,我決定了...這次真的要以神田優的身份成為驅魔師!」堅定的說出我回來的目的之一,看著INNOCENCE以我的血作為媒介,漸漸成形,伸出雙手。

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這就是結晶型嗎?「六幻...發動!」握住刀柄,我將再次成為神的使徒,只是這次,我的神不是祂,而是你,亞連‧沃克。





END?TBC?((喂!)



壓線趕出的生日賀文。(明明就去年暑假打的)

優生日快樂>///<

驅少漫畫依舊無限期休刊中......QAQ(虐

神亞真好吃。(?)





评论
热度 ( 7 )

© 彌散衁瓔,暗中生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