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散衁瓔,暗中生光。

灣家人,繁體字不解釋。
專啃冷門番為糧,歡迎同好交流。
雖然有時也會回歸世界一下(?
偶爾po小段子偶爾放cos照,無固定運轉模式。

近期觀看:神之謎題、Servamp、VG、時之歌、陰陽師、Magi、Bloody+Mary

盧克‧盤城‧crossfield我宣你!!!

請多指教。

【櫂愛】會心一笑

※視角亂跳。

※角色崩壞必須。

※很短很短後記還比較多。

※小學生文筆慎入。





櫂俊樹一直認為,自己很脆弱,正因為如此,他才不斷追求著力量。

只是因為父母雙亡,好友的墮落就陷入了瓶頸,真是懦弱。

但先導愛知卻總是給他認同。




『就像櫂君曾經是我的先導者一樣......這次,換我來當你的先導者!』

懦弱的自我,被黑暗迷惘又更證明了自身的弱小。

『對呀.......我的身邊,一直有你在呢。』

一點一滴,慢慢地慢慢的,被救回了。




你們之中有憧憬、愛意、忌妒、憤怒,你們既是競爭對手又是同隊夥伴。

你常在想,其實是你憧憬他而不是他憧憬你。

他身邊的人越來越多,有同隊夥伴、同校的朋友、對戰過的對手,全部全部,都自然而然的圍繞在他身邊。

當然就旁人來看那只是你的自我為是罷了。




「櫂君,去歐洲要加油喔。」聲音不大,卻足以傳到你耳裡,那是你遠赴外國最大的支持。

「當然。」回答他的答案,當然是肯定。




回憶到最初的過往,給他那張狂風劍刃說沒有私心一定是假的,或許從那時,你們的未來就定下來了也說不一定。

會再相遇這一點,你其實一點都不意外,因為,這就是他的城市,你們相遇的地方,只是相遇的方式令你蠻意外的就是了......

還是跟當初一樣的膽小,但起碼沒有那麼破破爛爛了,過大的衣服是為了甚麼你不知道,不過你到覺得這樣的他也不錯可愛。

當時你就病了。




『愛知......你會被我永遠Lock住。』而最後,更是變成超越愛的病。

只准注視著自己,不准任何人在他身邊打轉,寧願毀滅世界也要將他緊緊束縛在自己身旁,這是你的病,你的罪孽。

看著他開始Reverse化,你以為你成功了,終於不會讓他再接近任何人了,但,你忘了一點很重要的事,他可是先導愛知,那個不論被打敗幾次都還能站起來的少年。

最終的決戰,你已經不知道你想表達的是甚麼了。

反正結局是好的,這樣想想你還是頗愧疚。




『這裡是先導家,請問找誰?』接起電話的是他那年幼卻堅強的妹妹,你不意外。

「愛知在嗎?」毫不避諱的直接喊出他的名字,自小養成的習慣。

『在,請稍等一下。』你聽到少女跟你一樣大喊著他的名字,接著是一陣下樓梯感覺差點摔倒的聲音,你不禁擔心了起來。

『你、你好。』那青澀中帶點成堅強的聲音令你懷念,有多久沒跟他對戰了呢。

「呦,愛知。」不知道哪來的自信讓你覺得就算已經一年多沒見,他也能認得出你的聲音。

『櫂、櫂君!』答案是肯定的。

真的,直到聽到聲音,才真的有那種真實感。

「嗯,好久不見。」互相打了聲招呼,你們就開始閒話家常起來了。

起初本來就沒有目的的打電話給他,當然話題就是隨便聊。

你負責講在歐洲遇到的Fighter,他負責講卡片都市各個人過得如何,不過大致上來說還是跟以前一樣。

喔,唯一不一樣的可能就是自己的摯友終於把店長姪女追到手了吧,雖然代價是無限的顧店。

『櫂君果然還是很厲害呀,我都看到了喔,輕易的就從蓋亞爾君的手中將歐洲巡迴賽的冠軍奪走了呢。』嗯,不管幾次,從他嘴裡聽到那青炎使用者的名字都有一點點不爽,容易讓人想起失去他的那一段時間。

「應該的。」所以你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肯定,私底下都不知道已經用默示錄之炎燒過對方幾次了。

「對了,愛知,你明天有空嗎?」腦中突然興起了一個念頭,有點半整人性質的。

要是有人現在在你旁邊一定會覺得你撞得不輕,哇傳說中的面癱櫂俊樹現在竟然笑得如此燦爛。

『目前沒事,櫂君,怎麼了嗎?』

「我明天回日本。」不意外,對方卡機了超過30秒。




你向來不是會輕易透漏自己行程的人,因為你覺得那沒有意義,而且某些時候只會帶來無謂的麻煩。

可是這次,你卻開始期待了,他會帶給你甚麼樣的麻煩。

你又笑了。






說說:

突如其來的掉入突如其來的心動,很久沒在無草稿下直接打文了##
VG說實在真的是一部腦障作品不是我在說,武士道你究竟想讓他們兩個去哪呀(別罵
就是一個不斷互相告白最後還是沒有在一起的作品,說好子供向不虐的呢QAQ(誰跟你說好
但,很推,不過不建議分手時候去看第三季最後兩集因為他們吵得真的有夠像分手(??
掉卡坑的也歡迎來打打只是我會負責被輾過的(不
鼎山雄大等大家<3(欸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彌散衁瓔,暗中生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