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散衁瓔,暗中生光。

灣家人,繁體字不解釋。
專啃冷門番為糧,歡迎同好交流。
雖然有時也會回歸世界一下(?
偶爾po小段子偶爾放cos照,無固定運轉模式。

近期觀看:神之謎題、Servamp、VG、時之歌、陰陽師、Magi、Bloody+Mary

盧克‧盤城‧crossfield我宣你!!!

請多指教。

【盧界】回憶。(未完)

※時間點多次跳轉

※第一人稱視角多次跳轉

 

 


賭上「神之書」的puzzle結束後,我便被界人從Orpheus的臂環中解救出來了。

再次取回感情時候,淚水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是懊悔自己曾經的所作所為,同時也是打從心底感謝自己能認識界人。

在那之後,我便在POG旗下的醫院裡休養,休養的同時也一邊出謎題給每天都會來探病的界仁解,不管是解謎時的界人還是稱讚著謎題的界人,依舊如同太陽一般耀眼,令人目不轉睛。

「嗯?盧克,我臉上有甚麼東西嗎?」雙手撐頭滿腹期待看著界人的我被這樣反問著,啊,puzzle已經被解開了呢。 

「因為你是我的界人呀。」

「甚麼啊,那根本不成回答。」理所當然的,界人不會在意我是否從正面回答他的問題,頂多笑著把這個當作一個新的puzzle來解。

果然很厲害呀,我的界人。

「你,身體已經沒事了嗎?」解完謎到會談時間結束為止,界人都會一直待在我身邊,就他本人的說法好像是想彌補之前空白的9年,反正不管是因為甚麼,我都很開心。

他會跟我分享那些他曾遇過的puzzle,因為puzzle而邂逅的同伴,偶爾也會像現在這樣,一臉沉重地看著我。

我知道的,這是過去的我讓界人背負上的,無意義的枷鎖。

「嗯,3天後就可以出院了。」現在的我能做的,就是用他最喜歡的笑容,回應著他,我已經沒事了,你沒有錯。

「那之後你有甚麼打算?」

「贖罪。」這是我必須背負的責任。

界人願意接受有那樣過去的我,那我也必須承擔因為過去的我而犯下的錯誤。

現在回想起來,我仍舊畏懼那些我為了測試界人而製出的謎題,殘酷、危險、藐視生命的愚者之謎。

但,自己所造的孽必須自己承擔,「這也是為了不再使他人因為puzzle而失去重要的東西。」你說對吧,界人。

「……我也會一起幫忙的,盧克,再一起解謎吧!」

「嗯。」

 



盧克‧盤城‧crossfield,我的摯友。

「怎麼辦……」

「動起來呀!野乃葉!」該死的貝爾貝伯特,又用這種方式逼人去解謎,明明puzzle本身就很不錯,對手也很稱職,為什麼一定要賭上人命,真的很不爽

本來就不擅長解謎的野乃葉在這種狀態下更是無法冷靜思考,怎麼辦,這個puzzle該怎麼解。

「同伴的話,這裡有一個。」那個、聲音是……

「盧克!」「盧克君!」貝爾貝伯特憤恨的咆嘯生更證實了來人的身分,真的,真的是他!

簡簡單單的反敗為勝,我能懂盧克在想甚麼,同時,盧克也能懂我在想甚麼。

好久沒有這麼開心的跟他人一起解疑了,果然,跟盧克一起解謎的感覺就是跟他人不一樣。

解完謎後,盧克便表明了他為什麼會回來日本,原來,他也被Orpheus Order的人襲擊了,雖然我相信以盧克的實力當然能輕鬆將那些人擊退,但內心還是不由得緊張了一下。

「我有東西想要交給界人你。」盧克露出了令人深思的笑容,看來,應該是跟OrpheusOrder有關的東西。




√學院,隸屬於POG特殊的Φ部門的解道巴倫所管理,同時也是界人在日本所就讀的學校。

「啊~好帥~」

「那個像球藻頭一般的髮型,好可愛~」

「他身後那酷酷的帥哥也很棒呀!」

「都不知道該選擇誰才好了~」

「簡直就是眼睛的饗宴啊~」

受到界人的邀請來到食堂的二樓,據界人說他們平常都是聚在這裡討論事情的,原來……他們平常都是在這麼多人的視線下討論事情的嗎,不愧是我的界人。

「不愧是盧克,真受歡迎呢。」

「是、是嗎。」

「盧克盧克~熱呼呼的~」

坐在我面前的界人一臉自豪的稱讚我,難道說這群人是因為我才聚集過來的嗎,有點,不好意思。

「你說有東西想交給界人,是甚麼?你就是為此特地來到日本的吧。」丘比克君在這混亂中醫與拉回重點,差點就忘了我來這裡的主要目的。

因為那東席實在不適合在那麼多外人的地方拿出來,我們便改到邱比克專屬的實驗室,當畢曉普打開箱子時,眾人一致露出了震驚的神情。

「難道…….」

「這是……」

對於界人的疑問,我給出了肯定的回答「Orpheus Order開發的複製環,這是最新型。」與自己曾熟悉的那個再相似不過,沒實際研究過真的看不出其中的差別,Orpheus臂環的複製版。

「謝謝你,盧克,你一定費了不少苦心吧。」每次面對界人誠心的感謝,我是相當愧疚的,之前傷害了界人那麼多的我,不論做甚麼,都是應有的償還。

「為了界人。」對,界人是讓我能繼續活下去的存在,只要是為了界人,我就會挺身而出,只要是我能幫上忙的地方,我都會做。

將臂環託付給有愛迪生之稱的丘比克,並讓POG全力支援他,做完這些事,我到此的目的也就完成了。

「等下,盧克,你就這麼要走了嗎?」界人出乎意料的挽留令我也些不知所措,聽著他說希望我留在他身邊陪他面對接下來的難題,說不心動絕對是假的,甚至差點就要說好了。

可是,不行,「我的贖罪還沒結束。」這是我自己選擇的道路,不論是因為甚麼,我都不能就此停下腳步。

在調查的路上,我被Orpheus Order襲擊了,這次竟然還利用小孩跟動物,不可原諒。

但這也是我必須贖的罪,我是這麼認為的,所以我不會去逃避。

解完Puzzle,我便收到來自POG本部的的通知。

「POG找你回去當管理官?」

「嗯,我的贖罪才正要開始。」

「在我不在的期間,界人就拜託各位照顧了。」Orpheus Order的活動將會越來越頻繁,我卻無法一直待在界人身邊,雖然很難過,但√學院的人是可以信任的,他們的話,界人不會有事的。

嘛,「說到底,我的界人不會輸給任何人的。」肯定的自豪,我的界人可是最強的Slover呢。

 

 

POG,全名Puzzle Of God,原先是畢達哥拉斯伯爵為了解開神之謎題並獲得神之書的組織,現在則在盧克管理官的帶領下致力於Puzzle的改善,以及摧毀各地遺留的愚者之謎。

直接跟Freecell對峙過後,我深知了現在的自己根本無法拯救他,我必須,變得更強,為此……

「你是認真的嗎,界人。」我主動去向盧克提出了要解愚者之謎的請求




緩慢更新,求同好中。


评论 ( 6 )
热度 ( 11 )

© 彌散衁瓔,暗中生光。 | Powered by LOFTER